人机交互之上的未来商业主战场就在你的城市里

张巍炜(淳石资本联合创始人、变量中国发起人)

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听起来很有未来感的人工智能正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今日头条这样的APP可以定制个性化主页并自动推送相关新闻,导航软件可以根据海量GPS信息来预测路况和到达时间,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根据你潜在的需求推荐产品……

“当前,社会治理的重要性、紧迫性日益凸显。织里的故事,为中国基层治理提供了一个可鉴样板。”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常务副社长、总编辑柴燕菲认为,昨晚中国县域治理第八讲,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和浙江省委十四届六次全会后首讲,意义尤其不凡。

尊重市场地位的基础上,当地通过大力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破除发展障碍。如建立织里童装产业转型升级专项基金,重点支持童装产业扶优汰劣,不断挤压“低散乱”产能的生存空间。“立”则是大力发展新兴产业、不断优化营商环境。目前织里十大重点工业项目中,有七项是高新线材、智能机器人、太阳能光伏等新兴产业。营商环境方面,织里已实现“最多跑一次”事项531个,“最多跑一次”改革100%全覆盖。

这个小镇就是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中国童装第一镇。

最后,我的工作地在上海,这次参访的三家公司在深圳,这两个城市都已经在顶层设计上明确了人工智能战略。我相信,作为人工智能产业的综合性载体,也是各种新型技术的集中应用地,人工智能产业的应用落地的主战场一定是各大城市。不同的城市,如何构建各自的人工智能产业生态,如何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浪潮中形成自身的差异化优势,同样将是我们在探讨人工智能的未来商业路径时需要聚焦的重要话题。

中国县域治理大讲堂 王刚 摄

昨晚在中国县域治理大讲堂,作为当地父母官——吴兴区委书记吴炳芳详解了这个蝶变的过程。

这些问题,是我以淳石资本联合创始人与变量中国发起人的身份,参与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及变量中国联合主办,中国上市公司董秘俱乐部提供智库支持、淳石资本提供特别支持的“大道之行Ⅱ——去深圳对话好公司”访学活动,探访三家典型人工智能公司——优必选、腾讯云和工业富联的初衷之一。同时,在变量中国探索推出的变量出行业务中,大道之行正是非常重要的方向和组成部分之一。

“如今在织里,‘平安大姐’、‘平安公益联盟’、13个异地商会等社会组织覆盖了治安巡逻、矛盾调解、线索提供、平安宣传、人员帮教等各领域,在促进新老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成为维护织里社会和谐的重要力量。”吴炳芳说。

“要推动社会治理现代化,就要充分发挥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强大力量,让人民群众都参与到基层治理的行动中去。”吴炳芳在谈及“打造有序社会,汇聚基层治理的强大合力”这一做法时说。

周国辉认为,中国奇迹核心是发展和稳定,织里的故事,就是这个奇迹的缩影。

“织里镇的华丽蝶变,是浙江治理的一个生动缩影。”车俊说。

织里镇还摸索出了“三治融合”的治理之路,即通过村规民约、社区公约等激发社会活力,促进居民自治;用法治强化保障,对新老居民“一碗水端平”;用德治弘扬社会正气,让“好人有好报”成为新常态新风尚。

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周国辉点评 王刚 摄

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周国辉参加昨晚大讲堂并作总结发言:“织里的故事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在地方治理过程中,就要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绩效导向。我们面对矛盾,不回避矛盾,而且在矛盾中稳中有进。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让自己更加聪明、更加有为。”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常务副社长、总编辑柴燕菲现场提问 王刚 摄

改革开放以来,织里人以绣花枕套和童装起家,把一条摆摊叫卖的“扁担街”发展成了占地25平方公里、集聚1.3万家企业和45万人口的中国童装名镇。然而,快速的发展也给织里带来了成长的烦恼、治理的难题。过去有一段时间,小小的织里各种矛盾叠加、各种事故频发,曾经一场大火就夺去了好几十人的性命,一次小小的纠纷就引发了数千人的群体性事件。痛定思痛之后,织里人转变观念、创新治理,用绣花的功夫解决治理的短板,裁剪乱象、编织网络、缝合分歧,打了一个翻身仗,把一个环境差、秩序乱的“大工厂”转变为和谐安定、百姓安居的产业新城。

“一个织里小镇,我们就建了20多所学校”,吴炳芳引以为豪。

吴炳芳没有回避2011年10月26日那场因本地人与外地人矛盾激化而出现的群体事件。“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变成群体性事件,这就是基层社会治理需要考虑的问题。它不仅需要引起那时候党委政府的思考,现在我们仍要不断思考这个问题。”

在吴炳芳看来,织里蝶变的主要原因有三点——“打造有为政府,优化基层治理的要素供给”“打造有效市场,夯实基层治理的物质基础”“打造有序社会,汇集基层治理的强大活力”。

近年,当地致力于推动新老融合,让新居民留在织里、融入织里、爱上织里。以完善新居民的同城待遇为例,织里在改善新居民民生服务方面的投入连续三年超过总支出的80%。

在织里镇所在的浙江,不久前该省省委十四届六次全会提出了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争当省域治理现代化排头兵等内容。

吴炳芳看来,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始终坚持高质量发展道路、必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必须始终坚持改革创新导向、必须始终坚持源头治理,是织里一路走来“趟”出的经验启示。

“政府是社会治理的责任主体,但不是唯一责任主体,要充分发挥政府的统筹协调、牵头抓总作用。”他介绍,从有为政府入手,当地选择从创新党委管理的领导体制、优化政府负责的服务供给、强化社会治理的科技支撑等方向发力。

痛定思痛后,当地转变观念,用“绣花”的功夫解决治理的短板,一个环境差、秩序乱的“大工厂”如今成为了和谐安定的产业新城。去年,其还作为全国唯一镇级典型,入选中宣部“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集中宣传报道点。

在三天时间的参观、访谈和讨论总结中,我认为要想探讨人机交互的商业化和产业化应用场景,本质上一定要理解它在哪些方面可以比人类更有效率,比如海量信息的录入、检索与分析,重复流程的优化等。而这些方向,实际上也是参访的三家企业都在做的。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全党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全会公报提出,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打造有效市场,夯实基层治理的物质基础”方面,吴炳芳说:“织里镇能够在快速经济发展过程中,有效地解决好因发展带来的社会治理难题,得益于始终坚持用发展的办法来解决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既勇于‘破’,又善于‘立’。”

一定意义上,我们现在所说的人工智能或者人机交互,更多的是在说机器学习领域的深度学习技术。从底层逻辑来看,它本质上还只是一种基于大数据的分类统计和分析技术。那么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人机交互的价值到底有多大,目前的商业化、产业化进程到了什么程度?

据悉,“中国县域治理大讲堂”由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发起共同主办,通过邀请县域治理“一线总指挥”走上大学讲台,分享治理经验推动县域善治,旨在打造读懂中国之治的“金课”。(完)

如创新党委管理的领导体制方面,当地探索了具有织里特色的党建模式。一方面通过抓党建阵地和各领域的党组织建设,实现了有组织、有阵地、有阵营,有活动。另一方面,织里创新符合实际的小城市行政管理,公安、环保等9个市、区部门在织里镇设分局或派出机构,还在镇以下设立二级街道、办事处,做到了将矛盾问题有效化解在基层。

其次,从近三年的投融资数据来看,企业服务、机器人、医疗健康、金融在投资频次和融资金额方面都高于其他行业。这次参访的腾讯云属于企业服务,优必选属于机器人,而工业富联则是投融资相对不活跃的制造业。这也意味着人工智能在制造业的应用上潜力巨大,富士康这家制造业巨头所产生的大量、稳定和持续更新的数据还未被充分利用;而这些数据实际上是非常好的机器学习样本,能够助推人机交互进一步深入兼具专业性、复杂性和定制化的产业世界。

浙大学子现场提问 王刚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