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网络诈骗人均损失创新高金融诈骗是祸首

2019年网络诈骗人均损失创新高金融诈骗是祸首

哪类诈骗是2019年的网络诈骗之王?为什么说骗子越来越懂你了?网络诈骗有哪些新趋势新威胁?

三大网络诈骗瞄准人性弱点

如同病毒进化一样,网络诈骗也在不断升级换代。

2020年1月7日,360企业安全集团、360猎网平台发布《2019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下简称报告)。据悉,在报告中,360安全大脑基于360猎网平台2019年收到的近两万条有效诈骗举报,从网络诈骗大数据趋势、受害者画像、网络诈骗典型案例等维度,揭示了网络诈骗的现状及趋势,并对金融诈骗、交友诈骗、兼职诈骗等2019年典型网络诈骗进行了深入分析,总结出2019年网络诈骗六大变种、十大话术和五大防范锦囊。

在社交平台上,无缘无故向你献殷勤的人,可能是骗子。

上任之初,陈戌源接受央视采访的时,曾经打了个谐音的比方,足协就是足鞋,脚要穿得舒服。如今,外界虽然对这位新任足协主席仍抱有期待,但2020年的中国足球恐怕还是会拖着病腿,从蹒跚中起步。

在兼职诈骗中,刷单诈骗是最高发的类型,占比超七成。这类伴随着电商兴起的诈骗经久不衰,且人均损失过万,远超其它兼职诈骗。

诈骗大数据画出众生相

此外,金融诈骗追风口的能力也令人咋舌。从各类型金融诈骗造成的人均损失来看,虚拟货币诈骗导致的人均损失最高,为134522元,骗子往往打着区块链、数字货币、比特币、挖矿的旗号行骗。

金融诈骗堪称2019年度的诈骗之王,不仅举报量和人均损失双高,在诈骗套路上也是登峰造极。

2019年,骗子又度过一个有“升”之年。

具体到2019年网络诈骗的主要类型,金融诈骗、游戏诈骗、兼职诈骗成为举报量最高的三大诈骗类型。网络赌博诈骗、交友诈骗和金融诈骗成为人均损失最高的三类诈骗。举报量最多、人均损失又遥遥领先的金融诈骗正迅速蚕食着受害者的钱包。

2019年1月,里皮第一次辞职后,中国足协加快了归化外籍球员的步伐,延纳里斯和埃尔克森这两位相隔万里的外国人,先后创造了中国足球的历史。

前两年傍着热门综艺火起来的中奖诈骗也摇身一变,玩起粉丝福利的“普惠模式”。骗子会利用一些具有一定粉丝量的社交平台账号,发布回馈粉丝活动,实际是简单直接的红包返利活动,通过诱导受害人参与大额返现狠骗一笔。不明真相的受害人觉得博主有一定的粉丝量和影响力,再加上自己想贪小便宜的心理就参加了此类活动,最终被骗。

但是,随后面对40强赛的两支“强队”菲律宾和叙利亚,一场0:0,一场1:2,被寄予厚望的艾克森在场上却恍如梦游。

从网络诈骗受害者的地域特征来看,北上广均出现在榜单上。广东省以量抢先,举报量分走总量的10.7%,稳居第一。这从侧面反映出广东人的维权意识相对较高,人均损失前两位的地区依次为北京和上海。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汤皓

随着2019年8月足代会的召开,63岁的上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成为中国足协的新主席,并且也是第一位专职主席。

报告显示,男性的受骗率更高,占到了总举报量的66.9%。但是,女性在人均损失上更扎心,高达3万余元。

直到今年12月25日,足协新政才姗姗来迟,严重影响了各家俱乐部的备战工作,而1月28日就要踢亚冠资格赛的上海上港就是首当其冲。而和迟到的新规一起陷入摇摆的,是酝酿已久的职业联盟仍然没有落地。

俗称杀猪盘的交友诈骗也是近年来高发的网络诈骗。报告显示,交友转账类诈骗最为高发,骗子通过网上交友,与受害者建立感情后,会以各种理由骗取车票钱、手术费、红包,这也催生了大量的交友诈骗剧本。除剧本迭出的交友转账外,交友投资、交友博彩也不容忽视,爱情加金钱的迷幻药,可轻松令受害者人财两空。

从2014年到2019年网络诈骗举报的数量和人均损失来看,这6年期间,尽管网络诈骗的举报数量有所起伏,但网络诈骗的人均损失数额却逐年提升。这从一定层面反映出,网络诈骗骗术愈发精准和专业,导致个体上当受骗的损失越来越大。

在5:0、7:0大胜马尔代夫和关岛的比赛中,武磊、艾克森和杨旭,一共打进10个球,这样疯狂的状态甚至让球迷产生了错觉,那就是国足的锋线在得到艾克森之后,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

曾经的巴西外援埃尔克森,如今中国国脚的艾克森,得到的评价却是:融入国足的速度非常块,现在技术动作和能力都和国足一个水平了。

2017年还是英冠球员的尼古拉斯·延纳里斯,2019年成为了中国国足13号球员李可。2017年是中超的重要节点,杜兆才调任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新领导上任的国家体育总局重磅推出三外援政策和U23强制政策。而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新领导上任后的中国足协新政再次出炉——外援注册6人最多上4人;外籍球员税后顶薪300万欧元,国内球员税前顶薪1000万元人民币,国脚上浮20%;U21球员职业合同税前年薪不超过30万元人民币;各俱乐部需在2021赛季前完成“名称中性化”……

报告显示,QQ成为受害者接触诈骗者或诈骗信息的最主要途径,占总量的10.69%。其次为微信,占总量的10.38%。电话这种相对传统的工具排在第三位,占总量的9.76%。可以看出,社交平台APP正取代电话成为诈骗者实施网络诈骗利用最多的工具或路径。

整体来看,自18岁至58岁,举报量呈现从高到低的递减趋势,而人均损失趋势则恰好相反,大致呈从低到高的增长趋势。

新帅、新人、新政,但中国足球依然雾里看花。

“归化”未带来质的改变

“六大变种”令网民防不胜防

从今年5月份担任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以来,陈戌源就开始深入中国足球的各个层面调研,召开座谈会,从男足到女足,从足协内部各级业务骨干到各个职业俱乐部,从国内足坛的专家名宿,到中国足协的老领导及其他各界人士。

无论花钱还是借钱,无论是小年轻还是银发族,金融诈骗都能趁虚而入。数据显示,投资、贷款类金融诈骗是金融诈骗两大类型,共占金融诈骗总量的92.2%。而从23岁至58+岁人群,举报最多的诈骗都是金融诈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40强赛上艾克森、李可的表现,已经给国足是否继续招入高拉特、费尔南多、阿兰和阿洛伊西奥等归化球员,打上了一个问号。

比如,传统的以炒外汇和黄金为噱头的投资诈骗正演变为区块链骗局。借助区块链的热度,新瓶装旧酒,对受害人实施诈骗。前两年以零担保、无抵押为名头的贷款诈骗也出了“续集”,推出帮忙“注销网贷账号,否则影响征信”的诈骗。

而女性举报量最高的诈骗则是金融诈骗、兼职诈骗。报告称,从相关举报案例分析可以发现,女性中赋闲在家的主妇、大学生为兼职诈骗的主要受害人群。

58岁+(58岁及以上人群)举报量最低,但人均损失也最高,为83771元。53岁至57岁人群、48岁至52岁人群人均损失紧随其后。该三大年龄段人群主要为60后、50后。相关举报数据显示,该年龄段人群多遭遇金融诈骗,此类诈骗往往损失较大(人均损失为53265元)。60后、50后多为退休人群,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且具有较强的理财需求,应谨防误入金融理财诈骗陷阱。

眼见为实是很多人的固有思维,但大数据却告诉我们现实远非如此。从人均损失上看,通过直播间接触到的诈骗危害最大,人均损失高达134729元。相关案例显示,这类直播间主要以投资指导、股票交流为名义设立,一般冠以涨停培训班、千万集中营、XXX炒股大赛等名称,直播间主播多自称“导师”,会向观众推荐各类以炒数字货币为名的钓鱼理财平台。直播间观众往往夹杂大量“托”,误导受害者。

8月21日上午,中国足协正式宣布归化球员艾克森入选国足名单,中国男足历史上首位非华裔归化球员诞生,9月11日凌晨,艾克森就在国足客场5:0大胜马尔代夫的比赛上演首秀,并梅开二度。

2019年5月份,里皮被请回重新执教国足,而首位归化球员李可也在当时成为了焦点人物,世预赛开始之前,首位非血缘归化球员艾克森的入籍手续全部完成,国足可以说为冲击2022年世界杯做好了万全准备。

从年龄上看,骗子无论对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一视同仁”。报告显示,18岁至22岁人群举报量最高,占比为23%,该年龄段人群多为大学生。23岁至27岁、28岁至32岁人群则分别为举报量第二、第三人群。可见,80后、90后是诈骗受害者主要人群。

剧本迭出的交友诈骗也迅速切换了交友场景,从微信加好友变成在短视频APP中私聊或者在王者荣耀中开黑组队。一旦加上好友,便单刀直入诱骗受害人下载赌博游戏。

追热点讲故事看人下菜碟

网络诈骗人均损失逐年提升

报告还对兼职诈骗做了深入剖析。在兼职诈骗受害者中,大学生首当其冲。报告称,18岁至22岁人群为最大受害群体,占比36.1%。该年龄段人群一般多为社会经验尚浅的大学生。

本周,李霄鹏、李铁、王宝山三名“土帅”就将前往足协竞聘国足主帅一职。虽然看到了希望,但出线尚有风险,国足仍需谨慎。

好笑的是,中国足球在令人绝望之余,总会给人以希望——目前积7分手握11个净胜球的国足在40强赛8个小组的小组第二中排行暂居第四,而且基本锁定A组小组第一的东道主卡塔尔将不参加12强赛,也就是说成绩第五好的小组第二也有望晋级,这似乎又让国足出线的形势变得乐观起来。

报告根据网民举报与大量网络诈骗案例,总结提炼出一些常见网络诈骗类型的变种,其危害性变本加厉,令人防不胜防。

一线城市成骗子淘金地

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其受骗状况都呈现出鲜明的喜好和习惯特征。比如,男性举报量最高的两大网络诈骗为金融诈骗、游戏诈骗,人均损失最高的诈骗则是网络赌博诈骗。

5月30日,在里皮回归后的首期国家队名单中,北京国安的李可成为了首位入选中国男足的归化球员,6月7日,在国足与菲律宾的友谊赛中,李可上演国家队首秀。

据悉,报告根据举报量、人均损失、社会影响、舆论关注度等因素,选取了金融诈骗、交友诈骗、兼职诈骗进行深入分析,以进一步透视网络诈骗的特征。

国足的2017年,里皮没能带领中国男足上演奇迹,止步世预赛12强赛,2019年40强赛两轮不胜之后,里皮宣布辞职,再度离开,留下一地鸡毛。

实际上,近年来臭名昭著的卖茶女、支教女教师、美国大兵等交友诈骗套路正是利用社交平台APP迅速蔓延。

理财、交友、兼职是很多网民的高频需求,而骗子精心布置的骗局就暗藏其中。

但10月、11月的两场关键世预赛,国足分别战平菲律宾、不敌叙利亚,出线形势已经不容乐观。随着里皮一年内第二次辞职,国足的年终排名又回到了世界第76位,也是近27个月以来的最低排名(并列),在亚洲依旧排在第9位。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社交平台成骗子“大舞台”

在骗子眼中,没有人是不能骗的。

新足协在纠结中蹒跚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