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长荣航空一空姐辱骂未参与罢工空服员遭判罚款

中新网1月7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长荣航空空服员2019年罢工活动落幕后零星传出霸凌争议,一名赵姓空服员指控遭张姓空服员发文辱骂,愤而提告,桃园地方法院近日审结案件,判罚张姓空服员8000元(新台币,下同),可上诉。

法院6日表示,长荣空服员罢工活动落幕后,一名赵姓空服员因为没有参与罢工,竟然遭同事在公司喊“汪、汪”,暗指是公司忠犬。

2015年,为提升全省公共文化服务能力,促进江西文化事业大繁荣大发展,江西省委、省政府决定放弃在原址扩建省图书馆,重新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核心位置选址,新建省博物馆、省图书馆、省科技馆组成江西省文化中心。

“早就想来看一下,赶上有体验活动,所以就报名参加了。”45岁的南昌市民魏涤资带着女儿前来参加活动,“她是第一次来这种大型图书馆,就是想让小孩感受下集体阅读的氛围”。

当日,不少民众参加江西省图书馆新馆系列读者体验日活动。江西省图书馆供图

矗立于赣江之滨的江西省图书馆新馆外形像一本打开的图书,面向赣江翻开。新图书馆投资9.62亿元,总建筑面积96247.47平方米,现有藏书360余万册,设计藏书量1000万册,阅览座位6000余个。

对此,叶灵毅深有同感。之前,自己为了更快了解藏文化,便学藏文,但刚开始接触的读物,藏、汉对译,甚至加注汉语拼音,“但读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不知断句在哪儿。”

“我相信持之以恒。”叶灵毅说,“很多事不需要什么天分,只需要专注和兴趣。”

图为民众在江西省图书馆新馆阅读。江西省图书馆供图

“光这些,我就很开心了。”他希望,“在大陆教教书,多能奉献自己的所学。”现在,他即将出版在大陆的第一本个人专著。之后,他计划每年出版一本。(完)

“过去我们在全国省级图书馆面积排倒数第三,现在一跃为顺数第三。”江西省图书馆馆长陶涛表示,江西省图书馆新馆是江西的文化地标,也是江西省图书馆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具体体现。(完)

“我在南昌参加过很多次读书会等活动。”南昌市民胡佳认为,现代的图书馆应该是一个集合了阅读、休闲、文化等功能为一体的交流场所,“我很期待图书馆以后开放的电子阅览、VR体验项目内容”。

叶灵毅日前对中新社记者说,自己跟大多数人学习和就业的顺序颠倒过来,从台湾的大学毕业后进入社会,继续广泛学习,还出专著、音乐唱片,2013年开始在中央民族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主攻宗教学里的藏传佛教哲学。

检方起诉表示,张姓空服员涉犯公然侮辱罪事证明确,法官考虑张姓空服员坦承犯行,但双方至今未达成和解,因此审结判罚8000元,若易服劳役,则以千元折算1日。

走进江西省图书馆新馆服务大厅,中间是总服务台,为读者提供人工办证、咨询等服务。为方便读者办证和借还书,服务大厅两侧布置了自助办证、自助借还等设备。

在服务大厅,最吸引读者的当属无感借阅通道。据江西省图书馆新馆讲解员介绍,读者带书进入借书通道后,动态人脸识别设备可以实时识别读者的身份信息,同时系统会对读者所携带的书籍做自动借书处理,读者不需要做任何停留即可借书离开。

“这样读了好几年,我决定抛弃汉语拼音,直接读藏文原文,”叶灵毅说,“刚开始时生疏,当然很难受,就像‘换血’一样,但久了,过了这一关,就海阔天空。”

到青海,他花了7000多元人民币,从北京邮寄37箱藏书,而邮递人员不得不再找“外援”,将藏书搬到他居住的六楼宿舍,“目前的状况是,书架不够放。”

相比离台湾更近的福建,叶灵毅深知当地主要研究妈祖文化,以及海外华侨华人的其它民间信仰等,2019年9月,他最终选择藏文化氛围浓厚的青海,并作为高层次人才,被青海民族大学引进。

赵女在社交网站上揭露此事后,遭张姓空服员在网上发文辱骂,让赵女不想再隐忍,愤而对张女提告公然侮辱。

“藏传佛教哲学里的宇宙观和认识论,以及文化艺术特色,非常吸引我。”反复考量,中学时,他就将目光瞄准藏传佛教。

在学校,叶灵毅主要教授藏传佛教文化艺术和电影学等课程,自己“台籍”的身份,颇受学生关注,而每每遇到电影学方面的问题,各族学生就会跑到他的办公室交流一番。他说,很享受这个过程。

在中央民族大学,老师告诫,学习一门语言,必须去学习它的文化,二者相辅相成。

这不是叶灵毅首次抵达青海高原,“1996年,我到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做研究,海拔高,晚上睡觉头痛欲裂,但白天逛寺院,看壁画和造像,分散了注意力,就忘了身体的不适。”

创建于1920年的江西省图书馆是国内历史悠久的省级图书馆之一,曾六迁馆址,三建馆舍。

由于历史原因,江西省图书馆洪都大道馆区的硬件设施达不到国家有关标准,在藏书空间、阅览面积及阅读环境等诸多方面存在较大差距,制约和影响了图书馆创新服务的开展。

“我没有在玩,几乎没有娱乐,是个‘宅男’。最多跟哥儿们聊聊天,吃吃东西,喝喝茶。这在我平淡无味的生涯中,已经是很大的火花了。”叶灵毅说,“我把开心的‘重点’放在学习和研究的对象上”。